主页 > 思想汇报 >

  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的新岸礼堂,服刑人员认罪悔罪现身说法活动正在进行。已逾古稀之年的刘某已在监狱服刑改造了22年,坐在轮椅上的他讲述着迟来的认罪服法……

  1997年3月,刘某因抢劫罪被判处死刑,缓期2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1999年被减为无期徒刑。

  在提篮桥监狱,刘某算是个“知名人物”。刘某不是第一次服刑,刚入狱时,刘某常会向其他服刑人员吹嘘自己之前两次服刑的经历,还认为是“光荣史”。其实,他自己心里明白,自己只是用这样的办法掩饰对这次漫长刑期的恐惧和迷茫。

  刘某入狱以后,没有亲人接见、没有亲情电话和通信,也没有亲属汇款,在他入狱之前,全家人就因为他的斑斑劣迹对他失望透顶,甚至产生怨恨,与他断绝了所有联系。而不思悔改的刘某为了生活已经将值钱的物件变卖,连房子也没有保住,即使未来出狱也没有地方住,没有家人会理他。

  刘某后来承认,当时他觉得自己只要不认罪,就能在监狱混日子,还能让别人怕他,过得“舒服”些。当时一些服刑人员得知刘某不认罪的想法后,还觉得他“硬气”。然而,他们不知道,刘某这么做只是为了给自己树立一种不服管的“人设”,他很清楚,那些毫无根据的上诉理由根本不可能成功。

  为了“混”改造,刘某小错不断。思想汇报“干脆在这里养老算了,而且不认罪就可以不上课学习、不用写思想汇报,可以轻松很多……”刘某后来告诉民警,他当时就是打定主意糊里糊涂过一天是一天。

  刘某入狱后,民警们尝试通过不同方式教育引导他,但当时固执的刘某就像块石头,油盐不进。有时改造态度稍有些好转,很快又故态复萌。就这样一晃,20年过去了。

  刘某的小算盘早已被民警摸得一清二楚,可要让对未来不抱希望,对周遭充满怀疑甚至仇恨的服刑人员“改邪归正”不是件轻松的事情。

  提篮桥监狱多年来致力于服刑人员的教育攻坚转化工作,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刘某的情况自然也引起了民警的注意,他们在认真查阅案卷、调阅刘某过往服刑经历,了解刘某家庭情况的基础上,研判刘某的心理、行为表现及特征,为刘某量身拟定了“断后路——找病根——治顽疾——燃希望——找出路”的矫治方案。

  由于刘某身体不好、年纪也大了,为了顺利执行矫治方案,民警将他调入老病残服刑人员相对集中的监区,并要求他参加相关的教育学习。没想到,刘某和民警“讨价还价”了,“队长,我是不认罪的,我又不要减刑,为什么要参加学习啊?”、“队长,我身体太虚弱,有时手抖没法写笔记……”

  民警严肃地向刘某强调,“你为什么在这里?因为你是服刑人员,必须要服从管理,遵守狱内的一切规章制度。”

  至于笔记的问题,民警则缓和了口吻解释,“写多写少、写好写坏是一个问题,可写不写就是原则问题。身体不好,我们会酌情带你去看病,遵从医嘱事实,实在有困难的,可以请别人听你口述代笔书写。还有什么事、什么困难尽管说,但你想借不认罪的名义逃避改造义务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“给你提个醒,好好想想你这一生的‘苦命’是怎么来的,是别人强加给你的,还是咎由自取?”民警的这句话直击刘某内心深处。

  没有退路的刘某只能选择向前挪,那时的他被动地改变着。尽管一直发牢骚自己的“好日子”到头了,但刘某渐渐开始上交学习笔记、周记等,每周的教育日课堂上也出现了他的身影。

  在工作中,民警多次向刘某强调,监狱不会强迫他认罪服法,但他在服刑就必须依法依规接受管理。从普法教育到道德规范,从遵守纪律到改造细节,民警坚持近距离、面对面地用灵活的沟通手段介入、干预,而不是一味地“填鸭式”灌输。

  “没人认为自己是个坏人,你做过哪些好事呢?”、“监区今年评出的‘好人好事’你有什么看法?”、“听说你家里人对你有意见,这些能说说吗?”一场又一场的较量、一次又一次的恳谈,缓解了刘某对民警的戒备、对立态度。

  同时,在监狱、监区的统筹协调下,民警根据刘某的具体情况安排了力所能及的公益劳动。当刘某第一次体会到靠自己劳动而有所收获时,他的手竟然因为激动而微微发抖。民警也由此看出,刘某的良知并未完全泯灭。

  在不久后的一次例行教育活动中,刘某脱口而出的一句话,“以前身体还可以,现在彻底僵掉了。”正是这一句看似漫不经心的话,让长期从事教育转化工作的民警敏锐地发觉了刘某转化的突破口。

  多年服刑改造加上年老体弱,刘某的体质每况愈下,看病治病的需求渐渐显露,成了刘某改造生活的重心。同时,民警分析,除了医治身体上的病痛,刘某在内心也渴望关心、渴求关怀。这一种内心需求或许会是破冰之锥。

  由于刘某颈部、腰部疾病行动不便,监狱医院无法医治,主管民警及时为刘某申请办理了赴社会医院摄片、看诊的手续,并陪同刘某看病。就诊过程中,刘某只能坐轮椅,民警就全程手推轮椅带他看病。押解上下车时,刘某也无法独立完成,需要民警搀扶甚至抬抱。民警的尽职尽责、体贴照顾让年迈的刘某感触良多。

  刘某后来偶然听到一名陪他看病的年轻民警对同事说:“说心里话,我对自己家老人还从来没有这样过呢!”这一细节,刘某在周记里提到过很多次。民警对他教育谈话时,他也感慨地说过好几次,每次都双眼潮湿。

  民警发现,刘某对社会时事很感兴趣,特别是看到国家发展日新月异,取得巨大成就和突破的新闻时,刘某都激动异常。当民警向他普及现在的社会养老护理政策时,刘某也会流露出向往的眼神,直言“可惜”。近年,当相关减刑、特赦的政策出台,刘某还会到处打听,民警明确感受到他企盼出狱的心思未绝。让他自己迈出认罪悔罪的第一步,直面犯罪事实似乎已经不再那么遥远了。

  在教育矫治刘某、关心他身心健康的同时,民警从未放弃联系他的直系亲属,希望通过家人的共同帮教转化刘某。期间,民警辗转找到刘某的二弟阿国,可两次联系都被阿国态度强硬地拒之门外。阿国还强调,他们绝不会与刘某再有任何瓜葛。

  不过,民警没有放弃联系,又找到刘某的原籍派出所,通过翻阅档案找到了刘某的三弟阿山。阿山虽不像阿国那样态度决绝,可是对多年不联系的哥哥刘某也没什么好感。民警耐心地将刘某这些年来的生活、转变一一告诉阿山,希望阿山可以念及血浓于水的亲情,帮已经年迈的哥哥一把。

  阿山没有立刻拒绝,这让民警看到了希望。在后来多次的沟通中,阿山被民警的认真与负责打动,也顾念年迈体弱的哥哥,终于同意配合民警工作。

  尽管会见中,阿山一再地“责骂”刘某,说他“好糊涂”,但在刘某听来,这样的责怪也是悦耳的,他听得很开心,也感受到了幸福。嘴上虽然都是批评,但阿山还是心疼哥哥的,他当天就汇款1000元到刘某的大账上,并告诉哥哥,以后有需要,他愿意帮忙。

  会见结束后,刘某激动的情绪难以平息,他老泪纵横地对民警说:“直到今天,我才明白你们的良苦用心!我真是太糊涂了,那些鼓励我不认罪的所谓‘朋友’其实是在害我啊!”他还告诉民警,“亲人的骂声是最扎心也是最动听的声音。”

  相比第一次亲情会见前的不敢相信,第二次接见前,刘某则更为紧张,他用沾湿的手反复捋顺自己的寸发,不时整理衣服,想让自己看上去精神点,表情紧张,又有点幸福地期待着。

  民警安慰刘某道:“别紧张,你弟弟肯定会来,我一早就与他通过话了。我想,重要的是要让你弟弟重拾对你的信心,让他相信你会做出改变!”

  刘某点点头,回答:“队长,这几个月我一直在想,人活一世,总要给自己、给亲人、给真心对我的人一个交代。”

  第二次亲情会见后的一个多月,民警发现刘某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,他们抓住时机通过说理、规劝让刘某反省过去,审视自身,纠正了曾经模糊的是非对错观念。

  在提篮桥监狱,服刑人员可以根据兴趣参加民警组织的学习班。刘某曾经对此不屑,但在认罪服法后,他也对此心生向往。在民警的鼓励下,刘某重拾自己曾经爱好的书法,参加了书法学习班。

  即使手脚不便,刘某还是努力克服困难认真练习书法。一个多月后,刘某完成了一幅作品,作品上只有一个字——悔。这是他带着真心与对新生的期盼写下的心声。一个“悔”字他写了22年!

 

京ICP备15053428号-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:1101081950号 ..

www.zuowensuc.com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5-2013 www.zuowensuc.com . All Rights Reserved